双汇养猪需要新思维

作者:供求信息

  双汇董事长万隆有可能创造全球肉业的奇迹。他旗下的公司正花费71亿美元,收购美国最大的肉类生产商史密斯菲尔德公司,有人称该公司为美国“猪王”。

  针对这桩中美企业之间标的最大的并购案,媒体一片喧闹,赞扬和质疑之声此起彼伏。有人对比,当年联想并购IBM的个人电脑,才花了17亿美元,如今“中国最大的屠夫”一出手,数字就掉了个个儿,足见传统产业的潜力之大。万隆深居简出,这位低调的企业家只是轻描淡写地回应称,这桩买卖一旦达成,将是“全球最大猪肉消费市场同全球最大的猪肉生产企业的合作”。

  此言不虚。中国是传统猪肉消费大国,2012年生产猪肉5000万吨,超过全球产量一半。而且这个巨大的产量几乎都被国内市场消费了。猪肉生产量排名二、三的欧盟和美国,都把中国市场看作未来最重要的增长之源。从消费量看,中国去年人均猪肉消费量约39公斤,比10年前增加28%,比人均消费20公斤的1990年,则几乎翻了一番。

  然而,相对中国庞大的肉食消费市场而言,中国生猪养殖业一直没有摆脱“小农经济”的魔咒。目前中国的生猪需求量大概每年6亿多头,其中40%为“散户养殖”。即便这些年规模化养猪份额比例上升,但养殖场多为数百头到上千头的小规模;年出栏达万头猪的“大企业”只占7%~8%的比例。广东温氏集团是中国最大的养猪企业,每年产猪650万头,仅占全国产量的1%。

  小农式的养猪使得猪肉市场价格传导机制迟滞不灵,养猪户往往会经历“一年赚、一年平、一年亏”的“猪周期”,这种市场的不确定性加剧了养猪市场的风险,也限制了小养殖场扩大规模。

  正是看到了这里蕴藏的商机,这两年,中粮集团、新希望集团,以及海外产业投资者,不论央企、民企、外资,都在“大手笔”杀入生猪养殖业,加上双汇、雨润等传统肉食加工企业“向上游进军”,曾有评论说,中国养猪业会从“爬虫时代”步入“恐龙时代”。

  万隆发起的跨国并购,显然寄望在规模化、集约式的“工业化养猪”之路上再迈出一大步。只要看一组对比数据,就能明白双汇吃掉美国“猪王”的价值:史密斯菲尔德养殖规模达到1700万头,而双汇2012年出栏生猪仅31万头,其余要从外部收购;美国猪饲料价格低,史密斯菲尔德的养猪成本为每公斤1.37美元,在中国高达2.1美元;美国猪育种优良,母猪平均年产22头仔猪,而中国仅14头。

  有点像当年吉利汽车收购沃尔沃一样,“农村青年娶了世界名模”,双汇这个中国市场的“老大”,如能通过并购,娶了史密斯菲尔德这个“洋媳妇”,学会从育种、饲料、养殖到屠宰、深加工、品牌肉食这种“全产业链”运作模式,大概才是万隆最大的愿景。同时也能一举巩固双汇在中国市场头把交椅的地位,在难堪的瘦肉精事件后,借助把美国“猪王”收入囊中这一举措,获得足够高的品牌溢价。

  不过,专注于“纵向一体化”整合战略,并一心一意“向美国看齐”的万隆有可能忽略了中国养猪业的另一种动向。

  最近,一度以“北大才子卖猪肉”把自己炒热的主人公陈生,他的“壹号土猪”公司发展迅速。到今年,他已在广州开了230家连锁店,在珠三角有550家连锁店。最关键的是,陈生不但打造了“壹号土猪”这个高端猪肉品牌,还借此改变了整个广州猪肉市场的格局之前土猪肉只占猪肉市场1%,这两年已经上升到10%。

  据称,“壹号土猪”更大的想象空间还在于,陈生有可能把土鸡、土牛等“土”字号的食品,都装进他未来的“壹号厨房”,进而在未来健康生态饮食的潜在大市场中抢占主动权。毕竟,消费者这些年早已对工业化养殖的肉禽有了深刻体会它们看上去是肉,吃上去压根儿没肉味!

  “土鸡”、“土猪”的回潮,以及所谓绿色、生态餐饮的流行,早就预示着饮食市场“大转型”的信号。对生猪养殖行业而言,那种从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工业猪”(生长期只有5个月),怎么能与在山间地头放养、出栏期足足达到10个月的“农业猪”一个价格呢?

  “壹号土猪”在广州上市时,陈生让员工们牵着一头头戴大红花、浑身漆黑、重达270斤的大土猪在菜市场里“游街”,让城里人真正见识了“土生土长的猪是什么模样”。他还开办了“土猪研究所”,专门研究土猪育种,要建立国内最大的地方猪种基因库。因此,即便陈生的土猪价格比瘦肉型猪贵50%以上,却能够靠“肉的香味”拉住消费者。

  去年猪肉价格猛跌时,全行业亏损,陈生的公司却赚了钱,因为他的猪肉不降价。“你见过奔驰降价吗?”这大概就是“土猪”们的底气。当巨型肉食企业向着更大规模的工业化方向狂奔时,他们回归自然,去认真挖掘传统养殖方式的潜力和溢价空间,从而发现了一片蓝海。

  养猪业大变局的关键时刻也许还未到来。不过,大范围的市场预期改变,往往不会发生在划时代产品出现之前。早就有人预计触摸屏手机会改变人的生活,但总是要等iphone出现之后,消费预期才彻底被改变。同样,“土猪”流行也仅仅是个开始。

  曾经吆喝着要以互联网精神重塑养猪业的丁磊,3年过去了,还没养出他的第一头猪。有传言说,网易公司内部人士吃到了丁氏猪的“测试版”。到今年年底,网易农业事业部将会推出“丁氏猪1.0版本”,经过一段时间磨合调整,再推2.0版本。

  丁磊曾预言,相对传统的散户养殖以及工业化养殖,中国这个养猪的传统大国要实验“第三代养猪模式”。他没有具体描述这种“三代猪”的特点,但目标是明确的:既帮助农民致富,又拯救城市餐桌。

  既然是以颠覆式创新的身份重塑行业,那么可以预计,丁磊养的猪也会少不了“土猪”的基因,绿色、生态、环保等高科技概念,有可能成为丁氏猪的包装符号。但同时,丁氏猪更需要从育种、养殖、营销等多个层面,来全面应用互联网的创新营销模式。

  比如,要实现“透明化养殖”,应该建立一个丁氏猪的网站或手机检测系统,对养殖场的各项指标及猪的生活,进行全时监控和报告;要尝试“个性化定制养殖”,从选种、选饲料到选择猪的生活空间,都要分级、分层,并实现差别定价,想吃好猪肉先从养好猪开始;也可推行“社区化养殖”,在目前中国流行的“公司+农户”的主流养猪模式中,让消费者参与到养殖过程中来,构建由育种公司、饲料研发公司、养殖农户、消费者一起参与的“养猪社区”,在社区中组对、交流、分享甚至议价,让“养猪”变成一款供需多方参与的“虚拟现实游戏”。

  恐怕要通过这些听上去“想当然”的外行的尝试,丁磊才能实现他的目标不仅仅为养育一头大肥猪,而是为了摸索到一条安全可控的“养猪路线”,形成一套新的“养猪业标准”,方便人们在各地复制,在当地养猪。的确,实现这个目标,3年时间可不算长。

  猪为六畜之首。按考古发现,中国人养猪的历史保守地说有9000年。猪不但给中国人提供了优质蛋白质,更重要的是,猪粪作为有机肥料是保持地力的关键,在传统农业中的作用举足轻重。正如学者游修龄所称,中国以占世界耕地的7%,养活世界人口的20%,其间隐藏着“猪的功劳”。

  一种倾向掩盖着另一种倾向。今天,围绕养猪展开的产业变局才刚刚开始,万隆很执着,一辈子“就干这一件事”,他不惜重金,甚至不惜背负沉重的财务负担,去收购美国“猪王”,这无可厚非。然而,不论怎么说,这仍然只是在传统养殖业的红海中搏杀而已。

  史密斯菲尔德在养殖业“纵向一体化”的整合已经做到了极致。今年该公司的利润率下滑,低于预期,显露出少有的疲态。如果不是有中国买家的叫价,其股价很难维持。

  当然,在万隆的视野里,大概只有史密斯菲尔德这种庞然大物才有亲近感。“它既是杀猪的,又是全球最大的,技术和产品跟我们几乎一样。”对他而言,“壹号土猪”太小了,“丁氏猪”大概只是讲故事。

  从44岁当选漯河肉联厂厂长,30年来杀猪卖肉就成了万隆生活的全部。他把双汇一手做大,完成这次并购,双汇就可能从“中国第一”变成“全球第一”。这是一次“登顶之战”,在巨大的荣誉感诱惑下,万隆这些年积累的经验和定力,反而可能变成包袱。

  不要忘记,往往是内行坐吃山空、外行创造历史。作为行业的领军人物,如果没有颠覆和超越既定游戏规则的勇气,引领行业突破式的发展,这个“老大”早晚落得徒有其名。当万隆忽略那些“未来之星”以及他们的新思维时,双汇任何了不起的成就,都可能即刻化为过眼烟云。

本文由全自动养猪设备_最新养猪信息,疾病防治_养猪资讯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供求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