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高温是否会影响母猪的泌乳性能

作者:疾病防治

  

  

  高温环境对甲状腺素值的影响还不清楚。在泌乳期间,饲养于30℃的母猪与饲养于20℃和22℃的母猪相比,观察到甲状腺素的分泌不受影响(Prunier等,1997),降低不显著(Barb等,1991)或显著降低(Messias de Braganca等,1998)。刚断奶时,饲养于30℃和饲养于20℃的母猪,甲状腺素的浓度相近,而以后(断奶后8~12天)则以饲养于30℃条件下者的甲状腺素浓度较低(Prunier等,1997;Messiasde Brazanca等,1998)。高温对三碘甲状腺素浓度的影响比较明显,而在热应激期间,无论是泌乳母猪还是断奶后母猪,三碘甲状腺素的浓度都降低( Prunier等, 1997 ; Messias de Braganca等,1998)。现已证明,高温环境下的这一降低,与采食量降低无关。由于甲状腺素是控制体热产生量的重要激素,还由于三碘甲状腺素是活性激素,所以其浓度的降低可能与30℃条件下产热过程的减弱有关。

  

  有迹象表明,高温环境可导致控制血糖的机制发生改变。的确,Prunier等(1997)发现,饲养于30℃条件下母猪采食前的葡萄糖浓度高于配对饲养于20℃下的母猪,这可能反映了乳腺对葡萄糖的获取速度较慢。在饲养干30℃下的母猪,与饲养干20℃下自由采食的母猪相比,血浆胰高血糖素在采食前和采食后较高,而血浆胰岛素和葡萄糖则在采食后较低( Messias de Braganca和 Prunier, 1999)。已经证明,这些变化主要是由于采食量降低所致,但这些变化在饲养于30t中的母猪木加配对饲养于20℃中的母猪那么明显。皮质醇、三碘甲状腺素和胰高血糖素是分解代谢激素,这些激素可促使机体动用能量,并刺激糖原异生作用;胰岛素则是合成代谢激素,可促进能量的储存并抑制糖原异生作用。因此,这些激素浓度的变化至少可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什么饲养于30℃条件下自由采食母猪对机体储备的动用少于配对饲养于20℃条件下的母猪,也可解释为什么30℃条件下乳腺对葡萄糖的获取会比较少。

  

  总的来说,众多实验的结果表明,温度适中条件下减少采食和高温条件下来食量降低导致的激素变化和代谢变化,具有共同的特点(低IGF-Ⅰ和胰岛素,高生长激素和胰高血糖素)。然而,高温条件下采食量降低对胰岛素和胰高血糖素的影响不那么明显。此外,饲养于30℃条件下的母猪表现一些差不多与采食量无关的调节现象,比如降低皮质醇和三碘甲状腺素浓度。这些变化可降低总的代谢率,从而可减少体热的产生。结果,这就可导致高温条件下机体储备动用不足以及泌乳量减少。

  

  对仔猪的特定作用

  

  据发现,将环境温度从23.6℃提高到对℃,提高了哺乳仔猪的成活率(Mcclone等,1988b),这可能是由于这一高温接近于仔猪的温度适中区,新生仔猪的适温区下限是32~34℃(Noblet等,1997)。相应地,出生后最初20分钟内的仔猪在30℃下的代谢率比在 18t下低 30%(Noblet和 Le Dividich,1981)。在环境温度从21℃升高到27℃的情况下,出生后12小时的仔猪,直肠温度从38.1℃显著地升高到38.5℃;而出生后36小时的仔猪,其直肠温度则从38.7℃升高到39.1℃。然而,仔猪下痢的发生率及其严重程度在不同产房温度(27℃和21℃)之间并无显著差别(Lynch,1977)。对仔猪设置加温补饲区,可降低新生仔猪的死亡率,产圈内的温度也可显著影响仔猪利用补饲区的意愿。出生后第一天,产圈的温度越高,则补饲区的利用率也越高。相反,出生后第三天和第七天,补饲区的利用率则随环境温度的升高而下降(Barb和Bourne,1987)。据发现,在28天泌乳期的后期,饲养于32℃条件下仔猪每单位增重所需的母乳量大于在20℃条件下所需的泌乳量(Schoenherr等,1989b)。这被认为反映了体增重效率的变化。此外,4周哺乳期内饲养于29℃条件下仔猪的补饲料日采食量大于饲养干20℃条件下的仔猪,从而使断奶仔猪的消化道发育较好(Renaudeau和Noblet,2001)。

  

  环境温度不但会改变母猪的内分泌状态,而且据证明还对哺乳仔猪垂体的分泌能力有直接影响。Matteri和Becker(1994)报告,长时间处于炎热环境中(27~32℃),可影响催乳激素和促甲状腺激素的分泌(与20℃条件下相比)。具体地说,催乳激素分泌的增强是通过影响供释放的催乳激素的量而实现的,并非通过增强催乳激素分泌细胞对促泌素的敏感性而实现的。催乳激素合成的加强以及已有可释放激素的储存也许就是垂体内激素含量增高的原因之一。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热应激动物的垂体中存在较大量的催乳激素分泌细胞。长时间的高温还减少了组织培养在受刺激的情况下促甲状腺激素的分泌,而不改变促甲状腺激素的总量(分泌的十细胞内的)。温度对垂体内的生长激素没有影响;但是,后来的一项研究表明,新生仔猪对生长激素的反应中具有的发育性变化,不受热应缴的影响(Carroll等,1997)。因此,产房的环境条件对于仔猪的内分泌状态是十分重要的,但是炎热对母猪的生理作用看来大于其对仔猪的生理作用(Matteri和Becker,1994)。
缓解负面作用的管理方法

  

  人们已经研究了多种管理技术,以便保持高温条件下母猪的泌乳量。这些技术的目的是减少体热的产生或者增加体热向环境中的散发。可以通过改变日粮的成分或改变采食量而减少躯体产热量,同时可通过改变房舍条件来增加体热向环境中的散发,比如通过不同的地板类型和不同的通风率,或者向母猪提供自我湿润的手段。

  

  营养

  

  由于母猪在高温环境中为减少体热产生而降低了自主采食量。所以据认为通过采用低热增耗日粮就可缓解热应激对食欲的影响。这样的日粮可通过添加脂肪或淀粉而获得,也可通过减少日粮蛋白质含量而获得。因此,有些学者试图通过改变日粮成分来提高母猪的泌乳性能。例如,Schoenherr等1989a,b对饲养于 20℃或 30℃下的泌乳母猪喂以基础日粮、高纤维日粮或高脂肪日粮。在高温环境下,提高日粮的能量含量,显著提高了泌乳量,并且乳脂率也有提高的倾向。相反,在日粮中添加纤维则降低了秘乳量(Schoenherr等,1989b),据认为这是由于纤维在后段肠道中发生微生物发酵导致体失产生量增加而造成了的(Schoenherr等,1989a)。Quiniou和Noblet(1999)发现,降低口粗粗蛋白含量对高温环境中母猪的采食量的提高、失重的减少不泌乳量的增加都没产生有什么有利作用。然而14%的日粮提供的某些氨基酸低于计划提供的量这可能掩盖了低蛋白质日粮对热应激母猪采食量身影响。在热应激条件下通过降低泌乳母猪日粮粗率白含量而添加合成赖氨酸的方法降低了日粮氨基酸的过量,结果改善了其仔猪的性能改善了35%(Johnsto等,1999)。

  

  另一方面,有人认为热应激母猪日粮中精氨酸的总含量不足以满足最高泌乳量的需要,Perez LasPiur和 Trottier(2001)对饲养于 29.4℃或 20℃条件的母猪,在其日粮中添加了精氨酸。结果表明在炎热条件下,当精氨酸的日粮含量高于生长和泌乳的标准需要量时,养分的利用率得到了改善(即母猪失重的减少和饲料利用率的改善)。然而,这对阻乳量并未产生影响(根据窝仔生长来衡量)。Mullar等(1992)也观察到,提高饲养于30℃环境下母猪日粮中蛋白质和能量的含量,母猪的采食量或泌乳量均与饲养干20℃条件下的母猪无异。此外,在低蛋白日粮(1%粗蛋白)中添加脂肪,未能改善母猪的泌乳性能,不过这缓解的热应激对能量摄入量和失重的有害作用( Renaudeau和 Noblet, 2001; Re.naudeau等,2001)。在母猪日粮中添加脂肪未能显著改变热带环境中仔猪的补饲料采食量和生长率(Christo,1999)。然而,有迹象表明,在日粮中添加ω一3多不饱和脂肪酸含量高的脂肪,可对高温环境下母猪的采食量产生有益作用。

  

  房舍

  

  全舍饲条件下的母猪在围产期内时对热应激特别敏感。事实上,仅仅几天的高温就足以提高母猪的死亡率(D’Allaire等,1996)。泌乳母猪对高温环境的反应可受地板热传导特性的影响(MC-Glone等,1988a)。的确,泌乳母猪在热应激期间饲养于涂塑展延金属穿孔地板上时,失重程度比饲养于混凝土条板地板上的母猪大34%。此外,地板的热传导特性显然可造成母猪的死亡,热应激期间围产期母猪饲养于涂塑展延金属穿孔地板上时,死亡率高于饲养于混凝土条板地板上的母猪(Stansbury等,1987)。有趣的是,母猪对某些地板温度有偏好,而这些偏好随泌乳期阶段的不同而变化。在一项测试中,比较了三种地板温度(22℃、29℃和35℃),母猪在分娩后最初3天内喜好35℃的地板,此后对35℃地板的利用则显著下降而增加了对温度较低地板的使用。从产后第7天到第14无,较凉爽的地板成为母猪最喜欢的(Phillps等,2000)。这些结果表明,母猪会选择一种合适的温度环境以满足其幼仔的需要,而这一需要是随泌乳阶段的不同而变化的。

  

  滴水降温可增强蒸发散热。的确,Mcclone等(1988)观察到,在环境温度高于29t的条件下,采用滴水降温可使母猪在28天的泌乳期内的采食量增加 31.9%,使失重从27千克减少到 9千克。同样,Biensen等(1996)观察到,炎夏天气中,采用滴水降温使母猪的采食量恢复到了凉爽天气下的水平。有趣的是,采用涂塑展延金属穿孔地板时,实施滴水降温对仔猪的生长产生了有益作用,而采用部分混凝土条板地板时采用滴水降温则有害或无效(MC-Glone等,1988a)。然而,这些差别并不仅仅是由于泌乳量受到影响的缘故,因为对仔猪提供了补饲料。另一方面,Stansbury等(1987)发现对热应激母猪采取滴水降温增加了母猪的采食量,但采食量仍未达到饲养于18℃环境中母猪的采食量水平。Biensen等(1996)在实验中观察到采用滴水加快了母猪断奶后的发情,但McGlone(1988)在其实验中则未曾观察到这样的结果,Biensen等(1996)在整个泌乳期内均未见滴水降温对雌二醇一17β的浓度有明显影响。然而,所有的母猪,无论是否采用了满水降温,其断奶仔猪在炎热天气内的体增重都不及凉爽天气中的母猪(Biensen等,11996)。鼻部降温法在减轻泌乳母猪热应激方面的效果虽然不如滴水降温,但可显著增加热应激母猪的采食量,可是对仔猪的生长没有影响(McGlone等,1988a)。另一方面,Heard等(1988a)发现,在24℃或更高的温度下实行界部降温,增加了母猪的采食量,并使仔猪的平均日增重增加了5%。为泌乳母猪提供充足的饮水是保持其采食量所必需的。然而,即使母猪在28℃时的每天饮水量大于20℃时(Phillips等,1990),但在温度上升到温度适中区以上时,母猪的采食量会受到抑制,直到热应缴提高了其对饮水的需求时为止(Leib.brandt等,2001)。此外,没有证据表明饮水器水流率和饮水器数量的变化能增加泌乳母猪的饮水量(Phillips,1990)。

本文由全自动养猪设备_最新养猪信息,疾病防治_养猪资讯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疾病防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