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猪第一胎泌乳期乳头正确使用的重要性

作者:饲料营养

  翻译:温鹏 摘要

   泌乳期的成功是分娩场盈利的关键,而现在由于高产母猪品系的采用,生产者面临的挑战正变得越来越多。

  

   影响泌乳期成功的因素很多,而有一个重要方面过去一直被忽略,那就是乳腺发育。

  

   本综述将简要描述影响母猪泌乳量的各个因素,然后重点讨论乳腺发育,具体地说,它什么时间发生,如何发生,以及怎么样做可以刺激它。

  

   最后,还展示了一项课题的结果,这项课题考察了第一胎泌乳期乳头使用对于第二胎泌乳期的泌乳量的重要性。

   母猪泌乳量

   母猪产奶量是决定仔猪增重速度的主要决定因素,因为它是哺乳仔猪的唯一的能量来源。母猪无法生产出足够实现窝仔最佳生长性能的乳汁量,而当前随着高产母猪品系的应用,这个问题变得更加突出。

  

   泌乳量受很多因素的影响,包括窝仔数、胎次、营养、遗传、管理、环境和内分泌状态。然而,有一个重要因素常被忽视,那就是乳腺发育。事实上,母猪泌乳量取决于泌乳期开始时乳腺中含有的泌乳细胞的数量。

  

   在泌乳细胞数量和仔猪增重速度之间存在正相关。乳腺生长相对集中的阶段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为正是在这些阶段当中,才更容易通过营养和激素的操控来刺激乳腺生长。

   猪的乳腺发育:激素控制

   猪的乳腺发育分三个阶段:三月龄至性成熟、妊娠后三分之一,以及泌乳期。

  

   它由各种激素之间复杂的相互作用来控制。在妊娠阶段,雌激素和催乳素是乳房发育所必需的,而松弛素也是刺激整个乳腺生长所需要的。

  

   极少有研究考察提供激素对乳腺发育的效果。后备母猪75kg体重时接受28天的猪催乳素注射可促进乳房发育(根据目测),并且已经开始分泌乳汁(McLaughlin等人,1997)。

  

   有趣的是,乳腺发育的程度看来似乎与催乳素注射的剂量无关。

  

   进一步的研究对后备母猪进行屠宰并测量了乳腺发育,结果证实后备母猪75kg体重时注射29天猪催乳素可刺激性成熟时的乳腺发育(Farmer等人,2005)。然而,这种处理对后面的泌乳量的影响并不清楚。此外,目前还不存在商业性的猪催乳素。

   性成熟前的营养能否影响乳腺发育?

   营养的确会影响生长后备母猪的乳腺发育,然而,这方面的数据很少(参见Farmer的综述,2013)。90日龄至性成熟之间限饲20或26%会显著降低乳房组织的质量(表1)。

   表 1. 性成熟前限饲以及降低蛋白质采食量对性成熟时乳腺实质质量的影响 处理 实质质量 统计学显著性 参考文献 对照后备母猪 处理后备母猪 28至90日34%限饲 69.9 g/乳腺 65.4 g/乳腺 不显著 Sorensen等人 (2006) 90至170日26%限饲 81.6 g/乳腺 53.7 g/乳腺 显著 Sorensen等人 (2006) 90至202日20%限饲 344.9g/乳房 254.3g/乳房 显著 Farmer等人 (2004) 90至202日降低日粮粗蛋白水平(从18.7%降至14.4%) 344.9g/乳房 377.3g/乳房 不显著 Farmer等人 (2004)

   另一方面,早期限饲,28至90日龄,对性成熟时的乳腺发育并无影响(表 1)。

  

   此外,90天至性成熟期间蛋白摄入量降低(粗蛋白从18.7%降至14.4%)也不会妨碍后备母猪的乳腺发育(表1)。

  

   性成熟前后备母猪的日粮成分会影响它们的乳腺发育。

  

   植物雌激素是植物中天然含有的具有雌激素性质的化合物。这种物质在大豆中含量很高,其中一类含有高金雀花碱(genistein)。后备母猪如果从三月龄至性成熟每天饲喂2.3g高金雀花碱,那么183日龄时乳腺细胞数量可增加44%。

  

   另一方面,性成熟前日粮补充亚麻籽、粕或油可带来预期的血液脂肪酸的改变,但对乳腺发育无任何影响。然而,如果从妊娠63天至断奶给母猪日粮添加10%的亚麻籽,那么会对这些母猪的雌性后裔性成熟时的乳腺组织有好处(实质质量提高30.9%,实质细胞数量增加11.6%)。

  

   这是第一次发现这方面的子宫内影响,而这个发现将开辟后备母猪乳腺发育刺激管理策略的新的道路。

   妊娠晚期和泌乳期的营养:对乳腺发育的影响

   Farmer(2013)最近对妊娠后期和泌乳期的饲喂对猪的乳腺发育的影响进行了综述。

  

   妊娠期间,饲料采用非常高的能量水平(代谢能从24提高至44兆焦/天)可能对乳腺发育以及接下来的泌乳量造成不良影响,而提高日粮蛋白质含量(日赖氨酸量从4g提高至16g)不会影响乳腺发育,但可提高接下来的泌乳量。

  

   在通过改变蛋白和能量摄入量来控制妊娠后备母猪体况的过程中发现,高能量低蛋白日粮造成的过肥后备母猪(妊娠期末背膘厚36mm)的乳腺发育水平降低(Head等人, 1991),并且产奶量低于体重相同但体型更瘦(25mm背膘)的后备母猪(Head和Williams, 1991)。然而,在那个研究当中,后备母猪的背膘厚比通常见到的情况要厚得多,因此关于妊娠后期后备母猪什么样的体况才能确保最佳的乳腺发育的主题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泌乳期的饲料也会影响乳腺发育;母猪饲喂更多蛋白(从每日赖氨酸摄入量从32g提高到65g)或更多能量(每天从12增加至17.5Mcal代谢能;Kim等人,1999)均可提功能乳腺的重量。

  

   因此,泌乳期必须最大化母猪饲料采食。

   乳腺退化

   在断奶时期,乳腺退化是一个必需的过程,关于猪的这个过程还有很多有待进一步研究。

  

   它和断奶后7至10天当中发生的急剧变化有关,乳腺重量会减少三分之二 (Ford等人, 2003)。

  

   乳腺退化也会发生在泌乳早期,当某个乳腺没有仔猪吮吸的时候。这个情况会在分娩后7至10天中迅速发生,并且连续三天没有吮吸之后就会发生不可逆的变化。

  

   另一方面,24小时没有吮吸之后,乳腺的退化是可逆的,但‘拯救’回来的乳腺的泌乳量将永远达不到从泌乳期一开始就一直有仔猪吮吸的乳腺的水平(参见Farmer的综述,2013)。

   第一个泌乳期的乳头使用是否会影响第二个泌乳期的产奶量?

   面对如今的高产母猪品系,养猪生产者在产房面临着一个抉择:是应该给头胎母猪安排尽可能多的仔猪,还是应该任由一些乳头闲置从而让这些母猪松口气呢。这对于体况较差的头胎母猪尤其重要,以便避免母猪瘦弱综合征可能造成的繁殖问题。

  

   新的发现第一次显示,第一个泌乳期当中用过的奶头在第二个泌乳期当中将会产生更多的乳汁(Farmer等人, 2012)。事实上,56日龄时,吮吸先前用过的奶头的仔猪的体重比吮吸先前没有用过的奶头的仔猪体重高1.12kg。

  

   此外,第二个泌乳期当中,先前用过的奶头的发育更快,并且吮吸先前没有用过的奶头的仔猪会表现出更严重的饥饿。

  

   有趣的是,仔猪看来能够区分先前用过的和没用过的乳头。

   结论

   母猪泌乳量的控制涉及许多因素,而随着当前对高产母猪品系的应用,现在提供最优化管理和饲喂策略加以改进的需要变得尤其迫切。

  

   对于后备母猪和妊娠后期的经产母猪的营养要格外注意,以便确保乳腺发育最大化并保障未来的泌乳潜力。

  

   头胎母猪的管理也会影响后续泌乳期的性能。我们现在知道,第一个泌乳期被吮吸过的乳头在第二个泌乳期当中的发育会优于没有被吸吮过的乳头。这样的知识对于生产者来说很重要,能够帮助他们在头胎母猪管理策略方面做出最佳的决策。

   引用文献 Farmer, C. 2013. Review: Mammary development in swine: effects of hormonal status, nutrition and management. Can. J. Anim. Sci. 93:1-7. Farmer, C. and M.F. Palin. 2005 Exogenous prolactin stimulates mammary development and alters expression of prolactin-related genes in prepubertal gilts. J. Anim. Sci. 83:825-832. Farmer, C., M.F. Palin, P.K. Theil, M.T. Sorensen and N. Devillers, N. 2012 Milk production in sows from a teat in second parity is influenced by whether it was suckled in first parity. J. Anim. Sci. 90:3743-3751. Farmer, C., D. Petitclerc, M.T. Sorensen, M. Vignola and J.Y. Dourmad. 2004. Impacts of dietary protein level and feed restriction during prepuberty on mammogenesis in gilts. J. Anim. Sci. 82:2343-2351. Ford, J.A. Jr., S.W. Kim, S.L. Rodriguez-Zas and W.L. Hurley. 2003 Quantification of mammary gland tissue size and composition changes after weaning in sows. J. Anim. Sci. 81:2583-2589. Head, R.H. and I.H. Williams. 1991. Mammogenesis is influenced by pregnancy nutrition. p. 33. Manipulating Pig Production III. Australasian Pig Science Association, Werribee, Australia. Head, R.H., N.W. Bruce and I.H. Williams. 1991. More cells lead to more milk. p. 76. Manipulating Pig Production III. Australasian Pig Science Association, Werribee, Australia. Kim, S.W., W.L. Hurley, I.K. Han, H.H. Stein and R.A. Easter. 1999. Effect of nutrient intake on mammary gland growth in lactating sows. J. Anim. Sci. 77:3304-3315. McLaughlin, C.L., J.C. Byatt, D.F. Curran, J.J. Veenhuizen, M.F. McGrath, F.C. Buonomo, R.L. Hintz and C.A. Baile. 1997 Growth performance, endocrine, and metabolite responses of finishing hogs to porcine prolactin. J. Anim. Sci. 75:959-967. Sorensen, M.T., C. Farmer, M. Vestergaard, S, Purup and K. Sejrsen. 2006. Mammary development in prepubertal gilts fed restrictively or ad libitum in two sub-periods between weaning and puberty. Livest. Sci. 99:249-255.

   参考资料

  

   Farmer C. 2014. Lactation success. Proceedings of the London Swine Conference. London, Ontario, Canada. 26 to 27 March 2014. p23-26

本文由全自动养猪设备_最新养猪信息,疾病防治_养猪资讯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饲料营养